今年開始施行的長照新制,讓人難受-之三

我們舉一個實際的例子。

因新制影響,現在的日照中心,已無簽約月托,只有日托。

假設某長者被照管專員評為第2級,依照新制規定,他全日支付金額即為675元補助天數為每月14天,超過的部分,家屬得自費。

經濟情況稍差的家庭,就會變成既然自己是第2級、政府每月補助14天,家屬就讓長者來日照中心14天。其他天,就只好把長輩關在家裡囉!

且新制讓日照中心,已無其他人事費及修繕等補助,長者接送單次補助只有35元,在收入緊縮的情況下,日照中心若不想虧損太多,就要多收托更嚴種的第5、6、7級長者。

而各界對於第5、6、7級這類失能嚴重的長者,健康促進的空間有限,是否適合交由讓日照中心來照顧,一直有所爭議。

而第2、3、4級長者,老化剛開始,家屬還沒接受或適應,所以最讓家屬痛苦,最需要有人來幫助他們!

他們失能還沒那麼嚴重,他們最值得政府投入資源做健康促進、預防惡化,長期而言,也是最能節省國家養老支出

新制度,讓實際執行與當時開辦日照中心的本意,又背道而馳。

更別提, 新制上路至今將近3個月,有些地方政府的照管中心,新制的請領表格尚未建置完成,所以執行照顧長者的B、C、D、E、F、G廠商,至今都還請不到款,必須自墊,苦不堪言。

像這樣的例子,層出不窮,讓當初投入廠商與日照中心的單位,包括非營利組織,越來越辛苦。

當時的滿腔熱血,逐漸冰涼。繼續經營下去的意願,逐漸淡化,想退場的組織,漸漸多了。

總結下來, 因為政府規劃財源有誤,預算有限,無法擴大長期照顧的服務能量;

而地方政府匆忙適應新制的照管專員很忙、要應付很多新業務,家屬與長者可能要等待很久、才等得到他們,而他們的評判標準又不一致、限制又多,也不能盡如人意。

而財源不穩,也不能吸引民間力量繼續擴大投入,結果就是長期照顧相關產業發展受限,連服務量都不足,難以要求服務品質之提升。

於是,當某家庭的長者因衛福部的健保規定,醫院要讓其出院時,因衛福部的長期照顧新制,家屬必須負擔的長期照顧壓力,就會泰山壓頂。

經濟不景氣,工作難找,哪一個家屬敢長期請假在家照顧?

居家服務呢?因願意投入居家服務的照服員,意願正逐漸減少中,所以,不是等不到,就是要花很多錢!

最後,沒辦法了,如果不想、或因太貴而住不起護理之家之類的機構,就只剩申請外籍看護一條路囉!不然還能怎樣呢?

總之,政府因為預算不足、財源不穩、分配不妥,加上法規匆促拼裝上路、權責不明、綁手綁腳、窒礙難行,所以必須頻於修改,造成行政耗損,一直「滾動式」檢討,滾來滾轉去,滾得大家頭昏目眩,失去民心。

說來實在令人難受,但我們必須說,本協會覺得依目前實際執行所得的情況,2018年元旦開始施行長照2.0的新制,想要成功,還要克服很多體制內的障礙。

「前景如此不看好,該如何是好?」跟我們一樣擔心的人很不少。

日前,吳玉琴立委,就召開了長照2.0系列公聽會,討論「檢視長照照顧及專業服務制度面臨的困境(B、C碼)」。(網路連結按以下圖片)

經過眾多專家共同辛苦討論,做出幾項結論,本協會建議大家仔細研讀,找機會共同為我們的長期照顧盡一份心力。

畢竟,大家都會老,長期照顧大家都會需要用到。

所謂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不是不報,很快就到!我們現在如果不努力,時光似箭、歲月如梭,很快的,我們就老了,品嘗長期照顧資源不足的惡果,那時間,其實也不遠了!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