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開始施行的長照新制,讓人難受 之二

各縣市的照管中心,依其有限人力,要負責進行數量如此龐大的家訪、評定、和諸多案家,設計出量身訂做的服務組合清單,再交付廠家提供長期照顧服務。

這麼繁重的新工作,卻要在如此匆促的時間內,未經事前培訓,就要立即付之施行,要不出錯,強人所難。

本協會當時就擔心這樣倉促實施,會讓老人家與相關業者,變成政策的白老鼠。

本協會的擔心,果然成真。

最近,連影后楊貴媚與名作家吳若權,都叫苦連天(新聞連結按此)

圖片來源:蘋果日報

更有家屬發現,之前居家照服員以每小時200元計酬,現在改以單項計價,與之前一樣的服務,經照管專員評估後,因為清單上那34項照顧,每一樣都算一種專業,「每一樣都要錢」,加總下來,金額大幅暴增!

而超過補助基準的部分,家屬必須自行付費。

所造成的每月實際支出,有的竟增加達4萬元之多,讓絕大多數人都負擔不起。

新制的本意是「在不增加使用者自費額度的前提下,讓民眾有感。」

真正執行後, 果然是讓民眾有感,感到自費額增加很多、很痛苦!

新制等同漲價,對家有中重度患者的家庭衝擊很大,

逼得不少家庭因自付額暴增而解約、或自行減少服務項目,

而不是當時所說的「刺激民眾主動申請使用更多長照服務,提升國人對照服員及相關產業的需求」。 

對此,官員回應:

個案服務項目「須由照管中心與案家討論擬定,不應出現如此高的自付額,將檢視照管專員擬定照顧計劃時是否過於浮濫。」

這個例子顯示:新制不只制度設計有缺陷,照管專員的訓練也很不足啊!

這裡面牽涉的考慮因素很多,族繁不及備載,但加總下來,實際執行時,就是讓家屬減少使用長照服務項目,或減少每次服務的時數。

這使得居家照服員們疲於奔命,卻無法增加收入。因為他們的寶貴時間都耗費在奔赴案家的路上,而這部分,並不算錢。

圖片來源:中時電子報

這就難怪願意投入居家服務的照服員,意願正逐漸減少中。

所以,影后楊貴媚說:「還是有很多家庭聘外籍看護,重點就是國內長照不好用。」 

而作家吳若權也說,現行制度「性質比較像喘息服務」,但長期臥床等嚴重失能者,需要的是24小時看護制度,只能聘請外籍看護。 

圖片來源:中時電子報

我們在此先做個小結論:新制真正實施之後,家屬自付「比例」雖下降一半,但「實際自付額度」,卻是過去的2倍,所以民眾的實際感受,與政府當初規畫,幾乎完全相反!

以上我們所探討的是新制對於需要長期照顧者與其家屬、及照服員的影響。

但除此之外,新制也對相關業者、機構、非營利組織,影響極大。

中央原先所設計的美意,因各地方政府認知有異、協調不足、或本位主義,使得亂象叢生,讓各承接單位,苦不堪言。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