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蛙,我的父母

我的蛙,我的父母

實在很糟糕,現在我每天最思念的,居然是我手機上那隻一直旅行不回家的蛙兒子。

每一次收到牠寄來的明信片,看到我那蛙兒子在不同景點漫遊的照片,還有牠寄來的地方土產,就覺得萬分窩心。

但也令我感到意外,我這樣的開心,卻比不上看到牠平安返家,我看到牠、牠看到我的快樂!

我為什麼會這樣?….

蛙兒子不就只是手機遊戲上的虛擬動物嗎?

我為什麼再忙都會記得要收割三葉草?都不會忘記要幫蛙兒子買東西準備糧食?

也樂於幫他招呼意外來訪的蝸牛朋友?即使把我辛苦收集得來的各地土產都吃光,我還是很願意為牠付出?

我相信,如果我還必須要替蛙兒子幫忙打掃,甚至把屎把尿,我可能也會甘之如飴。

我怎麼會這樣?

還好,手機遊戲裡的蛙兒子最終總不會忘記我,牠會記得不定期回家,會不定期捎來明信片,

雖然不常在家,雖然都不定期,他他這樣的小舉動,居然就足夠讓我溫暖,夠填滿我痴痴等待牠回家的空虛心房。

令我揪心的是,蛙兒子從來不會因為我停留等待在手機上時間的長短,就決定他要留在家?還是出門?

他出門後,不論我如何辛勤的收集三葉草,如何焦急的等待,他要幹嘛就幹嘛!我根本預測不到他到底要幹嘛?想去哪裡旅行?會不會寄明信片回來?以及甚麼時候會回家?

一切都不一定!一切都看寶貝蛙兒子的心情!

這麼不可信任、無可預期的手機遊戲動物,怎麼會讓我如此期待?

我想,我的這種期待,來自我的一種特殊的愛。

昨天,電視播著花蓮大地震的的新聞,不知怎的,我突然想到,我變老後,不論我住家裏或是安養機構,我永遠希望的,一定也是門口突然出現的活生生的兒女吧?

照片來源:經濟日報,花蓮強震黃金72小時搶救

而我的父母呢?我怎麼對待他們?

回想當年,那位叛逆的自己,就活脫脫像是現在這隻蛙兒子,老是外出旅行、住在外縣市、長大成人就想找離家遠一點的工作,最好遠在國外,一年回來一次,不用聽到爸媽的嘮叨。

即使在台灣,四處趴趴走的時候,報平安也是想到才打、或根本不打,一直到爸媽打來電話,還頂了爸媽幾句幹嘛這麼擔心?!

其實,爸媽只是想知道我平安而已。

當然,如果我能回家,眼見為憑,觸摸有溫度,那會更好。

這個希望,是那麼簡單,甚至卑微。

而我要回家也不是真的有多難!

只是長大後、翅膀硬了的我,忘了現實生活裡, 那曾經辛苦收集三葉草把我養大、逐漸老去的爸媽,他們的空虛,與等待。

他們越愛我,我越不回家,他們越空虛,就越期待。

而我就越不耐煩!

我怎麼了?

手機遊戲裡的假蛙兒子,竟然比親生真父母,還重要?

我到底怎麼了?

記得以前每次我回家,在將踏上歸途之際,

爸爸媽媽就會把他們冰箱裡所有的魚、肉、南北貨、蔬菜、水果,往我的車上搬。

之後媽媽還會若無其事的說:「我跟你爸爸都好,不用替我們擔心!倒是你一個人在外闖蕩,凡事要自己小心!好了!天氣這麼冷,你快點回去,免得塞車!」說著說著,媽媽一邊催促我回到車上。

猶如我為我的蛙兒子收集三葉草,對拙於言辭的老一輩人,那堆積如山的食物也是他們對我表露情感的方式,而我早已習以為常,覺得沒什麼!

就跟那隻不因為我停留等待在手機上時間的長短,就決定要留在家?還是出門?出門後會不會寄明信片回來的蛙兒子,是一樣的!

看著電視新聞中花蓮大地震的情景,我很驚慌的想到:萬事無常,我還能與爸爸媽媽相處的時間,還能有多久?

 

而我,竟然只專注電子遊戲中的假青蛙,而忽略了,生我、養我的父母?

我怎麼了?

我拿起手機,不管蛙兒子了,我撥了電話,爸爸接的:

「是你啊!沒事幹嘛打電話呢?你那麼忙!」

不知怎的,我竟說不出話來…..

…….我壓抑了自己激動的情緒,深深吸了一口氣,緩緩地跟爸爸說: 「我明天就回家去…」,

我想要做,終於回到爸媽身邊的那隻蛙兒子。

將心比心,"原來,我們都是父母心中的蛙兒子”。天底下最棒的長期照顧,就是我們常常回家看父母。
長期照顧協會編輯群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

歡迎訂閱,隨時收到最新文章!
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