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第二篇郝醫師不孝之五

那天他不無驕傲的公開告訴郝醫師與圍繞在一旁的同事,
郝醫師在門診與郝爸爸的衝突像
「a tempest in a teapot」,
翻譯成中文
就是#茶壺裡的風暴,
不像張鐵雄與他父親「激烈奮戰」已超過三十年

我們都搞不清楚他直接講茶壺裡的風暴就好了,
沒事插進一句英文是在幹嘛呢?
但隨後他又說這三十年,他自認很努力,
但他三十年努力的結果,
卻是讓他變成一個更道地的畜生。
這個認真的畜生打從一開始就失誤百出,
忍不住重複的犯同樣的錯誤,
然後一路潰敗,直到他父親過世。

#張鐵雄說他很厭惡這樣不能改過的自己
#但他脫離不了這樣注定沉淪的慣性

他告訴郝醫師跟我們說,如果可以重來,
面對自己的父親,他寧可自己能像個人,從容落敗。
「莫等閒,白了少年頭,空悲切。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張鐵雄用來安慰郝醫師的故事,
讓我們知曉他與他爸爸關係之扭曲與惡劣,
很能讓作者我與郝醫師「見苦知足」。

我們都鬆了一口氣,覺得我們跟我們的父親之間,
遠稱不上父慈子孝,但都在平均值附近,算都還好啦!

從那一天起,我成了張鐵雄的忠實聽眾之一,
聽他斷斷續續地講述他與他家人面對他爸爸的來龍去脈。

老實說,我認為張鐵雄講述事情的方式並不討喜。
又臭又長,鋪陳過多,缺乏主題,沒有重點,
來回重複,一直環繞,不斷渲染。
但,他就是有辦法讓滿腔怒火的人、
自覺委屈的人,情緒爆發的人,很快無言。

#在這紛紛攘攘口水亂飛的年代
能夠立即讓人閉嘴這是一件多難能可貴的事情啊!

而他又講得很努力,我也就忍受了下來,
畢竟作者我自己也是個男醫師啊!
我也罹患嚴重的「#父子互動障礙症候群」,
我需要治療。

我最常聽他講他故事的時候,
是在我們練乒乓球之後。

嚴格來講,我算他半個乒乓球老師。

但他這個乒乓球學習能力不高的學生,
卻反而教會了我們很多事情。

雖然,他教學的口條,實在不怎麼討喜。
但我逐漸了解,

#人生本就不討喜不如意者占十之八九
#講人生能講得很討喜的人是在賣迷幻藥

畢竟,良藥苦口。

更何況張鐵雄醫師自己又當過病人,
久病成良醫,
而他本來就是醫師,
他賣的藥,應該比較良心。

 

※阿20171129
※非經取得作者授權,不得任意轉載或公開傳輸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