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第二篇郝醫師不孝之四

跟張鐵雄說過話之後,郝醫師似乎獲得大幅緩解。
 
因為張鐵雄除了轉述彼得聖吉所說的故事,也講了他自身的經歷,
這些都讓郝醫師只能無言。
 
張鐵雄的話能讓聽的人自然失焦,忘了自己為何本來如此氣憤?
但也一定說不出自己為何現在無法再那麼氣憤!
 
聽眾似乎覺得自己受到了開導,
覺得自己的事情其實沒那麼糟,先前情緒那麼大,只是自己太大驚小怪,
但他們絕對無法說出張鐵雄醫師到底開導了他什麼?

讓聽者無言,這就是張鐵雄醫師令人望塵莫及的講話功力!
 
四十歲的男人只剩一張嘴,這對張鐵雄不是問題,
因為他這張嘴,堪比李白「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」
只要你有耐性「請君為我傾耳聽。」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
事後,反而張鐵雄醫師跟我說,他很替郝醫師心酸,
他相信郝醫師父子衝突,這絕非最後一次。
 
張鐵雄說他相信郝醫師跟他一樣,
 
很熱切希望我們三普醫院外牆和電腦的待機螢幕上,
不要有「
視病猶親」這樣不切實際的口號。
 

●以前的人是易子而教,那才不會把孩子給寵壞;

●現代的男醫師必須易父而醫才不會把父子關係破壞殆盡

●因為大家都搞不定自己的父親!

 
「天底下最恐怖的動物就是自己的老父親!」
是很多男醫師共同的心聲,雖然他們只能在心中默默吶喊。
 
男醫師們在其他人的父親面前都算個人!
 
但一旦與自己的父親說話,很多男醫生,就像個畜牲!
其他病人聽得進男醫師們的專業建議!
但男醫師的爸爸們卻絕不想聽自己兒子醫師的熱血推薦!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作者我自己回想之前,當男醫師同事們、帶著他們的父親們、來看我門診的時候,

他們父子們、當著我的面,大聲咆哮的衝突場面。
 
那真是讓作者我一則以喜、一則以憂。
 
喜的是,天下父子關係竟然如同天下烏鴉一般黑,作者在下我不算特別差;
憂的是,我們男醫師似乎只能繼續這樣下去,永世不得超生!
 
面對父親,只能當畜牲!
 
作者在下我說這些事情,毫無為自己之不孝除罪之企圖。
我只想告訴大家,幸好大部分的男醫師都沒有視病猶親。
 

平均而言男醫生們對病人比對他們自己的父親好太多了!

 
一旦男醫師真以他們對待父親的態度來對待病人,
病人就應該以火箭般的速度離去!
 
寧可上月球,也不要留在地球讓視病猶親的男醫師看病,
畢竟生命最可貴啊!大家拼了老命也要另尋生路。
 
關於這一點,張鐵雄醫師可謂箇中翹楚。
 
 
※阿20171128
※非經取得作者授權,不得任意轉載或公開傳輸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