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八一3可憐之四

後來張鐵雄的伯父張阿保與叔父張阿亮又都過世,
他祖母才會過度溺愛吉父這唯一存活的男丁。
三姑說他祖母絲毫不掩飾對吉父的偏心,
她出去承包了許多工作給她們這些女兒們做,
像是替大地主的荔枝園割草之類的,

但吉父卻可以甚麼都不做,就在家裡看閒書。

當三姑說到這一段時,二姑臉色變了一下,
轉移話題說:「你阿嬤那時候,
為了求三太子爺一定要讓你爸爸活下來,
還逼迫你阿公去青龍宮當三太子爺的乩童哩!」
這件事,張鐵雄之前也聽阿桑伯講過。

那一天二姑講了許多吉父可憐往事的細節,
三姑卻只是嘆氣,
還略帶批評說他當醫師之後都跟親戚往來不熱絡。

張鐵雄直覺,二姑跟他妹妹比較像,
而他就像那愛嘆氣的三姑。

至於三姑批評他跟親戚不太往來,
張鐵雄不敢反駁,因為她所說正確。

或許有人會懷疑張鐵雄因為已經是醫師,
就對窮親戚保持距離。

其實,還是因為吉父的關係。

不論他的身分有何改變,吉父都還是他的爸爸,
而他狂亂的情形也都還在,
醫師張鐵雄依然被吉父不正常的言行所影響。

張鐵雄不想見人,只怕人家談到吉父。
而他去跟親戚來往,
有可能只談到他的醫師生涯而不談到吉父嗎?

這不只是他,身為紅牌國文老師的張鑾英躲得更厲害。

而張錦同連結婚都不敢讓姑媽們知道,
也不敢讓吉父參加他的婚禮。
吉父的威力,無遠弗屆的籠罩著他們。
他們承認這樣不對,但他們就是掙脫不了。

那天傍晚張鑾英來接他的班,
他只跟她講兩位姑姑跟表弟有來探視,
他略去了二姑講的那些吉父的可憐往事,
當然也不提三姑只是一直嘆氣的事情。

張鐵雄倒是有跟張鑾英說,他
送姑媽他們出去的時候,他突發靈感,
順便去外頭便利商店買了一條長壽菸,拿給工友大哥。

張鑾英問他這是要幹嘛?
他知道張鑾英公民與道德教多了,
他笑笑地跟她說他請工友大哥看情形拿幾根給吉父吸吸。

「吸菸不好!你這醫師怎麼會買菸給吉父呢?
更何況吉父一個人也吸不了那一整條菸啊!」

「分享嘛!」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※阿20181024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