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水禍之一

阿傑特醫師長期照顧連載小說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因為張鐵雄自己以前的差一點溺斃的經歷,
他對於他兩位姑媽所說的,
有關於吉父小時候被大水沖走的事情,
很感同身受,
也加重了他的不安、以及隱隱沉沉的罪惡感。

與五歲才會說話跟走路的吉父不同,
張鐵雄從小這兩項發育都很快。
所以,
童年的張鐵雄是比他古梅鄉街上的同學要做更多的勞動,
但就憑著他不知從何而來的鬼靈精,
他也曾偷偷躲避到青龍河畔去消磨了許多時光。

他很曉得,平時安靜漂亮、溫溫馴馴的青龍河,
必要的時候會高漲咆哮、情緒失控,
在天落大雨之後,尤其暗藏殺機。

關於吉父落水的事情,根據他之前聽到的一些說法,
特別是阿桑伯所告訴他的那一些,形成了他早期的認知。
但今天二姑所講的另外一段,
很多是以前阿桑伯沒講的,這讓張鐵雄有些混淆。

好歹他也是醫師,他總要詳細問病史,
當病人與眾多家屬所說不一致的時候,
醫師要學學福爾摩斯,予以綜合分析。

張鐵雄醫師整理綜合之後,
覺得吉父落水的起因與過程,
跟石開雄的遭遇類似得不可思議。

起因是吉父與他二姑摘路邊的蕃石榴,
被他祖父的二弟的老婆臭罵一頓。
這位慓悍二嬸婆,
後來與張鐵雄他祖母不斷的發生衝突,
爭奪的標的,大到田產,小到石磨,
無物不爭,無事不吵。

二嬸婆對他祖母的敵意與輕蔑,從不掩飾。
二嬸婆對他祖母一家,
二嬸婆說的話從來不乾淨。

吉父小時候的農村鄉下,
路邊的蕃石榴或龍眼之類的水果,產權並不清楚。
特別是那時代的農家房子通常並不緊鄰馬路,
而馬路之土地屬於公家。
所以生長在路邊的蕃石榴果實,
只能說因為離某甲家比較近,所以由某甲採收比較方便,
某甲也便於頻煩採收,但嚴格講來也並不屬於某甲家。

畢竟那番石榴數不僅離某甲家還有一段距離,
還位於公家的馬路上。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※阿20181025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