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水禍之二

阿傑特醫師長期照顧連載小說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所以路邊的番石榴,如果某甲不在,
某乙路過順手摘個一兩顆吃吃,那也沒什麼;
如果某甲在,某乙只要打個招呼,
那是理所當然,也都還算合禮數。

特別是小孩子,大人們通常更加寬容。

但二嬸婆顯然不想這樣處理。
雖然吉父與他二姑所採的蕃石榴就在路邊,
而那時他們也還未分家,
他祖父與他二弟家都還住在同一個院落裡,
那番石榴樹當然也不能說是屬於二嬸婆家,
但二嬸婆就硬是要說,吉父與二姑偷摘她們家的蕃石榴,
她不僅臭罵吉父與二姑是沒家教的賊仔,
還順帶把他們的母親,
也就是張鐵雄他祖母更加不堪的咒罵了一大串。

那時他祖母還在田裡忙,家裡就剩得醉醺醺的他祖父。
他祖父剛從醉酒中醒過來,
聽到二嬸婆對吉父與張阿粉,
偷摘蕃石榴的一陣如雷貫耳的臭罵,
他不分青紅皂白,決定好好教訓這兩個臭小孩。

他祖父藉著酒氣,拿著扁擔追著吉父和他二姑跑,
後來兩個人跑開了,他祖父大步跟在吉父背後。
之後的發展就跟石開雄的遭遇不一樣了。
那時吉父全心快跑,他完全沒有注意到,
青龍山東方中央山脈那邊已悄然天色大變,
狂風吹著變成墨黑的雲,像猙獰的跑馬燈,跑得比他更快。
那邊已在下大雨,吉父這邊只開始變陰天。

阿桑伯曾告訴張鐵雄:
那時候,青龍河上游應該開始會有一些轟隆聲音,
水色會開始汙濁,
也會有一些樹枝和草根飄了過來,
這是水流東村的人早就熟悉的景象,
每次青龍河要做大水都是這樣。

但吉父被他祖父追著跑,
緊張得像無頭蒼蠅一樣,無法注意到。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※阿20181026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