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水禍之五

阿傑特醫師長期照顧連載小說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他祖母請阿火仔伯公幫忙將吉父送到古梅鄉街上的診所,
當時醫師發現他頭上有幾處傷口,其餘身體並無異狀。
他頭上幾處傷口,應是惡水硬拖著他的身體要往下沖,
而吉父卻死命抱住那棵番石榴樹,兩相抗衡,
吉父的身體被波浪劇烈搖晃,
碰撞上雞心石的突出部分所造成。

醫師將他頭部的傷口縫合,就要讓吉父出院。
他祖母擔心吉父,
懇求那醫師多讓吉父在那診所多留下來觀察一個晚上。
那醫師勉為其難的答應了。

那之後,有一陣子吉父突然間會在路上扭了起來,
口吐白沫,好像有電通過他的四肢,
他也會突人失去意識,像插頭被拔掉一樣,躺在地上,
每次總把他祖母嚇得半死。

一段時日之後,吉父癲癇發作的頻率越來越低,
他祖母才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張鐵雄因為自己也經歷過幾乎溺水事件,
自認為他很能體會吉父小時候的驚慌,
但他依然不認為吉父應該被那樣的經歷所束縛,
他祖母也不應該因而過度寵愛吉父。

他自怨自艾的認為,那些都是他所無法干涉的事情,
他卻不得不只能承受所有的後續。

而此時在精神病房的門口,二姑這席話,讓他慚愧。

他想起吉父剛住到精神病房,
專責護士董小姐來問病歷的時候,
他以自認專業的口吻說:「還是以我說的為準吧?
我每天都記日記,已經記了20年。」
那時張鑾英明顯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的往事。
如今看來,他果然狂妄。

他阿嬤已經過世很久,而阿桑伯也過世多年,
如今只剩他二姑和三姑有可能還記得當年的一些蛛絲馬跡。
但在事情這麼多又煩雜的狀況下,
追究這樣的陳年往事到底能具有怎樣的意義呢?
張鐵雄自己說,這是他無法拋卻的惡習,改不了。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※阿20181029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