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阿嬤之一

阿傑特醫師長期照顧連載小說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對張鐵雄而言,他祖母的重要性,
當然是比他那素未謀面的祖父大很多。
然而詭異的是,他可以利用零星聽聞所得的碎片,
拼湊出他對祖父的印象,
但對於祖母,在她逝世過後,他卻無法比照辦理。

也許,如同燈塔能為汪洋中的航海人指點方向,
但站在燈塔底下的人,對於燈塔本身,卻只能瞎子摸象,
想看清它的全貌,人必須站在遠方。

張鐵雄跟他祖母一起生活二十多年,
他的命運到現在都還受他祖母的光影左右,
他看不清楚那個光源,也算情有可原吧?

然而,遠方航行的船舶可以用燈塔為自己定位,
燈塔周遭的人也能因燈塔的存在而知道該何去何從嗎?
關於這個問題,張鐵雄很迷惑。

仔細思量,張鐵雄認為最能具體展現他祖母特性的,
就是他家曬穀場大門邊的那半個石磨。

直徑一尺半、半尺高的粗糙圓盤,質地是灰白色的硬礫石,
其中還夾帶著極多極細的金屬顆粒結晶,
只要有陽光照射,它就會閃爍出低調但令人無忽視的亮白光芒。

原本有功能的石磨是由兩塊大小不一的石塊上下交疊而成。
大的在下,像一個梨狀的大硯台;
小的在上,是個圓石餅,橫向有個方形的洞口,可以插入木柄。
大小石塊縱向中央都有一個圓洞,中間串著一跟木頭當軸。

使用的時候,在小石塊的橫向木柄末端,
再連接一組三角形的木架,由人推或牛拖著旋轉,
驅動上方的小石塊,不斷地在下方梨狀大硯台上研磨。

因為石塊很重,兩者之間空隙有限,
藉由小石塊的旋轉,就可以把放進兩者之間的榖粒脫糠成米:
也可以把米粒進一步研磨成米漿,過年過節時作紅龜粿、或粿粽。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※阿20181230
※圖片:unsplash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