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阿嬤之五

阿傑特醫師長期照顧連載小說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因為他祖父時常醉酒,又為人看不起,
這樣的重責大任當然由他祖母一人肩負。
因為她再嫁過,這在當時社會算是較少發生又不名譽的事情,
而她又爭得相當積極,所以就被許多競爭者貼上負面標籤。

當時水流東村最激烈之競爭,
發生就在他祖母與他二嬸婆之間。
他祖父與二叔公因為上幾代就己經很窮,
所以沒有什麼祖產好爭的,
反倒是對外承租水田的權利要爭得很厲害。

這種事情呢!
通常男人都是明明計較的要命,表面上卻說親兄弟不算帳,
暗地裡慫恿彼此沒有血緣關係的太太撕破臉的用力爭鬥。

這種爭奪當然不只文攻也要武嚇。
在文攻方面除了彼此叫囂互罵之外,他二嬸婆還四處放話,
說些不乾不淨的話,
活生活現的說什麼他祖母不守婦道的捕風捉影,
包括她跟地主管家之間的林林總總。

偏偏他祖父又常在醉酒之後講一些包含些夫婦之間的瘋話,
而他祖母又是再嫁,平白增加他二嬸婆攻擊他祖母之材料。

他祖母之氣苦,可想而知,
終於爆發在耕者有其田之前的承租權爭奪戰。
起因不可考,也許是那管家故意挑起爭執也說不定。

總之是一塊不到七厘的水田,
面積合當現今之兩百坪,地方不大、但臨馬路。
他祖母與他二嬸婆從管家事務所一直爭吵倒回水流東村的路上,
最後兩人在那塊水田邊界大打出手,戰況激烈
,雙方均有掛彩,頭髮、臉皮,嘴角、耳朵、衣服,
全被對方撕裂,一片鮮血淋漓。

除了像田產那樣的大事,像石磨這樣小而有用的日常事物,
他祖母還替他們家爭來許多類似這樣的東西,
到現在都還在使用,難怪吉父會這麼懷念她。

但他祖母如此強力爭來的田產,後來卻被吉父輕易賣掉了。
他醫學院七年級的時候,吉父把那七厘地賣出去。
他打電話回家阻止,
吉父說:「你不知道!那塊田都是老鼠!是一塊臭田!」
田就是田,上面會不會有老鼠,看農人種什麼作物。
吉父若在那塊田種水稻,難不成老鼠要天天泡在水裡面?

因為張鐵雄覺得吉父不甚珍惜他祖母千辛萬苦掙來的田產,
在他祖母過世之後,
他聽到吉父在口頭上對他祖母的懷念,總是一陣反感。
吉父越是要他跟他一樣的叩頭跪拜,他就越反感。

張鐵雄並非不懷念一向疼他的他祖母,
他只是不想像吉父那麼惹人厭煩。

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●

※阿20190103
※圖片:unsplash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