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神同行的長期照顧–何處是地獄?誰又是菩薩?

台灣長期照顧新聞每週回顧

最近很夯的一部韓國電影就是逼哭人不償命的「與神同行」。

貫穿全片的背景,是擔任消防員的男主角死後必須面對審判的七個地獄。一連串審判時所展現主角生前的所作所為,鮮明呈現主角過去掙扎面對長期照顧壓力的人生,以及他心靈道德的撕裂與擺盪。

電影末段的天倫地獄關,放映出一個喑啞母親獨力扶養兩名幼子的社會底層生活。備嘗人情冷暖、當時才15歲的男主角,本來決定要將母親弟弟殺死後自殺,卻因愧疚最後離家出走,到死前的數十年都用拼命工作匯錢回家、寄充滿幸福的信件,來表達自己對母親的思念。

電影畢竟是電影,俊男美女跟電腦特效總多少美化了現實人生。

真實世界中,與這部電影很搭的是本週台灣最夯的「長期照顧」話題新聞。

多少人感概不用到死後世界,現實的生活孤寂無援,也是充滿著類似地獄的苦難折磨。

政府總愛說台灣的醫療科技於世界名列前茅,是台灣之光。

但在世界排名的光環下,我們的社會卻存在著收容近500位不吃藥、不就醫的精神障礙病患,在爆發群體感染後才被各界重視的龍發堂!

龍發堂為什麼可以屹立不搖50年?

 

因為有至少500個有精神病患的家庭需要他們幫忙!他們背後代表怎樣大規模「長期照顧資源不足」的情形,才讓家屬做出這樣不得已的選擇?

「與神同行」裡的一關叫「說謊地獄」,審判官因為男主角遲遲不回話,便說:「被告一直沒有做出表示」接著即命令行刑。

本會認為,其實「不作為」也是一種「作為」。我們常聽到法律判決書裡有的句子:「應注意而不注意」,指的就是這一種狀況。

我們實在很想問,龍發堂已經成立50年了,政府難道都不知道?但這50年期間,主管的政府單位有針對龍發堂內的狀況,積極作為嗎?還是等到它發生群聚感染了,才勒令解散,卻又不肯對那500精神病患安排就醫去處?讓那500個家庭自生自滅?

此「不作為」相對的是新「作為」:今年元旦匆忙上路的「長期照顧支付給付新制」。

在實施即將屆滿一個月之際,本會實際了解,許多有長期照顧需求的家庭,普遍認為項目菜單分的太細!

好像點一盤牛排套餐,卻強制必須蔬菜、醬汁、配料、肉質、部位、帶不帶骨頭,一項一項分別點菜,不只難懂麻煩,也變相的讓長照家庭支付增加一倍。

即使政府的心意很美,希望因為補助額提高,促進需求增加、照服員薪資提高,但目前的市場反應卻是差強人意。

這種積極「作為」到底有沒有讓飢渴的台灣長照需求得到暫時解渴? 還是,會因為實際上政策的不切實際,有可能又興起檯面下偏遠地區更多的「龍發堂」?

畢竟,像本會駐站作家「阿傑特醫師」小說中的張鐵雄,他自己是醫師,他都難以從容負擔長期照顧的壓力,更何況一般民眾?

早已身心俱疲的家屬們,需要一個像龍發堂的長住機構,讓他們可以好好喘息、好好找到壓力的出口與平衡。

 

連前花旗銀行董事長管國霖都找不到他可以放心的長期照顧機構,這問題的嚴重程度,政府不知道嗎?

 

在這問題獲得解決之前,本會建議,台灣各地負擔長期照顧的人們,大家唯有先把自己身心都照顧好,才能頂得住長期照顧的壓力。

在此,本會也分享每一位忙碌的家庭照顧者、長期照顧負擔者,

一個簡單只需要你我願意運用零碎時間就能做到的運動:快走。

常常想要休息做自己的事情,卻因擔心受照顧者的需要,變得只能看診時滑手機空等的你我,

都能夠因為利用瑣碎時間快走,而讓自己心情變好、體力變好、沒有任何運動傷害,

讓自己的身心充滿正能量循環,

成為做好守護自己、又守護好被照顧者的活菩薩!

發表留言

Skip to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