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第二篇 郝醫師不孝之一

那時張鐵雄特地到門診來安慰同事郝醫師,所以說了這麼冗長的一大段話。

這不是特例,一直以來,他的說話模式,基本上,就是這樣。

本來,郝醫師說那一天是他行醫多年以來最難受的一天。但聽張鐵雄說過那麼一段話,他欲語還休,終究無言。

 

那一天,郝醫師的爸爸特意來掛他的門診。

通曉人情的人都曉得,這違反醫療界的慣例。

我們當醫師的,要儘量避免為自己的血親診斷或治療。

 

許多醫院所都呼喊「視病猶親」。內行的人都知道,幸好只是口號,萬一真正落實,會很危險。

 

一個腫瘤外科醫師A,為自己的血親做腫瘤切除手術。
他也許會想要少切除一些看起來正常的組織,這樣可以讓血親減少破壞,復原會更快一些。
但有可能在那些看起來正常的組織裡,潛藏著些許癌細胞,A出於愛意這麼做,正好加速他血親癌症的復發與轉移。

當然也有可能,為了除惡務盡,A會盡可能把他血親的癌症做更廣泛的切除,
結果破壞過多,使他血親的復原更慢,無法及時接受後續的化學治療,也是耽誤生命。

  • 總之醫師為自己的血親治病,不是超過、就是不及,無法就事論事。
  • 很容易存好心做壞事,以天使般的善念關懷,替自己的血親,打造一條通往地獄的快速道路。

我們三普醫院也有一些外科醫師像名醫B那樣,自認為有勇氣為自己的血親開刀。

當麻醉醫師已將他的血親全身麻醉,其他一切也都準備就緒,就等名醫B畫下第一刀。

B卻往事歷歷全湧上心頭,他暗暗哭泣,他淚眼婆娑,根本看不准開刀部位。
他那顫抖的手無法劃下那一刀,只能奪門而走,嚎啕大哭。

他的血親又被麻醉醫師從全身麻醉中甦醒過來,以為手術已經結束,其實只是白白被全身麻醉一次。

※阿20171125

 

※非經取得作者授權,不得任意轉載或公開傳輸

Read more第一章第二篇 郝醫師不孝之一

第一章第一篇 漩渦求生

那一天,是個莫名其妙的開始。

 

過午時分,我們三普醫院的外科醫師張鐵雄到門診區來安慰郝醫師。

在那亂哄哄的環境中,面對心悸又臉紅、既難堪又難受的郝醫師,

張鐵雄很不識相的推薦我們這些男醫師都應該去讀彼得聖吉的書。

張鐵雄特別強調一個彼得聖吉書中所提到的故事。

 

在一個冰寒的冬天,有個游泳健將一時不察被捲進瀑布下方的漩渦中。

水溫極低,如果他兩分鐘之內不游出來,他會被凍死。

因為這個游泳健將長年在游泳池裡面精進練習他的泳技,盡速游到岸邊的慣性早已深植他心。

如今被捲入瀑布下方的冰冷漩渦中,他很自然地依照習慣、想盡速游到岸邊。

無奈漩渦吸力極大,他奮力才游出去一點點距離,就被漩渦往內往下的力量重新吸回去。

他又再度奮力往外游,又再被漩渦往內往下拉。

不多久,重複沒幾次,這個游泳健將就嗚呼哀哉、魂歸離恨天了。

 

莫名其妙的是,很快的,那漩渦就把他冰冷的屍體帶到岸邊。

這個游泳健將生前拚盡老命、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,卻在他死後放棄抵抗不到一兩分鐘,就自然而然完成。

  • 有如颱風,颱風眼最平靜。漩渦越往邊緣,力道越大。
  • 人落入漩渦,最好的求生方式是順著漩渦的引力進到漩渦中心、落到漩渦底部再浮出來。

而這個游泳健將,落入冰冷漩渦中,卻還遵循平時他在游泳池裡的經驗,努力往外游。

  • 他越努力,他所遭受的引力就越大,越把他往回拉,他就得越努力往外游,直到他努力的耗盡他所有體力,把自己害死為止。

張鐵雄講這個故事,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很無言。

 

Read more第一章第一篇 漩渦求生

Skip to content